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首页 > 空包代发 > 宏图空包网:李国庆,千万别搞区块链

空包代发

宏图空包网:李国庆,千万别搞区块链

更新时间:2019/2/25 / 阅读次数:224

  宏图空包网 :日前,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宣布离开公司、二次创业,方向是书友会+区块链,燃财经主编过去一年一直在关注、研究区块链,他觉得李国庆入局区块链不仅不够理智、还十分凶险,特发此信、以做好心提醒。

  李总:


  您好,我叫贺树龙,是已故媒体“区块链真相”的主编,也是新生媒体“燃财经”的主编。


  写信给你,是想聊聊你的区块链。


  上周三,你发了一封公开信,还在线接受了包括燃财经在内的多家媒体的采访,主要内容是:宣布离开当当网,再创业瞄准书友会+区块链。


  你离开当当网我们并不奇怪,2个月前你为“好冤家”刘强东发声,结果被当当网官方微博怒怼时我们就窥见端倪;你做书友会我们也不奇怪,你钟爱读书、当当网也从卖书起家,你的人生可谓与书有缘;我们奇怪的是,你为什么要搞区块链?


  为了寻找答案,我认真收集了你关于区块链的观点,并把你在一个500人微信群中的几十条语音反复听了好几遍,以下是我收获的要点:


1、客岁年中,你投资了一个名为CRYSTO的区块链项目,占股25%;


2、你做小股东的CRYSTO是一个内容垂直公链,你在这条公链上做书友会应用,面向用户的APP和小程序都在开发中;


3、你认为区块链的经济制度非常牛,可以让内容的创建者、挑选者、分发者、使用者都受益,所以你想让你的书友会结合区块链经济思想,“来做一场伟大的实验”;


4、CRYSTO会发币,书友会目前不发币、发积分,未来CRYSTO会不会送币给书友会,“需要等他们那边安排”;


5、你希望用户在你这儿听书,“一年听52本,还能挣钱”。


  听说你要搞区块链,有人写了一篇文章,标题是《区块链走了一个杨宁,又来了一个李国庆》。杨宁的故事大家都知道:他是互联网老人,参与创办过ChinaRen、空中网等企业,后转型投资人,2018年搞起区块链,项目名叫“消费链”,入局之时高呼“区块链将颠覆BAT”。后来发了币,但币价狂跌,跟风杨宁的投资人纷纷亏本、找他维权,最后杨宁哭哭啼啼离开了链圈,临走时还控诉“黑庄”,说自己也被割了,一时间沦为笑话。


  李总,如今你满怀热情进入区块链行业,本该送上祝福,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波点冷水。


  你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批创业者,当当网虽然后来没有竞争过淘宝和京东,但也算小有成就;你以“大嘴”闻名,生性耿直、敢于直言,反对你的人多,但支持你、以你为偶像的人也不少;当当网最后由俞渝掌控,你黯然出局,你想再次证明自己大家都能理解,但你又不缺钱,为何非要趟区块链这股洪水?


  我改了改《流浪地球》的台词,送你几句忠告:道路千万条,晚节最要保,冒险区块链,亲人两行泪。


  为什么?你听我慢慢道来。


  有人认为你是来链圈“割韭菜”的,但我相信你是带着好心而来的。很多精英都是如此。


  10年前,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,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,区块链也随之诞生。10年后,区块链究竟是什么东西,基础没有标准答案,有的人从中看到梦想和未来,有的人从中看到金钱和欲望。


  我想说说我眼中的区块链。2017年曩昔,除了少数极客群体,很少有人听说过区块链这个概念。让区块链火起来的是ICO,ICO指的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,募集比特币、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,后来在中国被官方定性为非法集资。


  而ICO之所以能火起来,是因为一个叫以太坊的项目提供一整套工具、降低了ICO的门槛,当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在5分钟之内基于以太坊发行自己的代币、募集资金的时候,骗子、投机者和梦想家就集体涌进了这个市场。


  当然,不管是骗子、投机者还是梦想家,想要通过ICO募资,起码需要一个白皮书,也即是故事,区块链便成为了他们吹捧的主角。


  于是,各种虚拟货币不断涌现,作为虚拟货币交换媒介的比特币价格一度冲到了13万人民币一枚,这种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人来炒作虚拟货币。区块链也在这个浪潮中被捧上了天,几乎成了“万能神药”,仿佛各行各业都在等待区块链来解救、来革新。


  区块链有未来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


  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、开放性、匿名性、不可篡改性、自治性等特征,这些技术特征未来跟很多商业畛域(比如金融、政务、医疗、能源、版权、物联网、慈善、农业、文娱)的结合都可以创造新的价值。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
  区块链还不仅仅是技术,它在铺天盖地的讨论中渐渐升华、成为一种新的经济系统,可能会改变传统商业的治理方式和利益分派方式,也即是所谓的改变生产关系。社区自治、通证经济这两个词即是由此火起来的。


  但任何杰出的技术都需要时间成长,区块链也不例外。ICO带来的泡沫式关注并不意味着区块链的时代已真正到来,所以2018年年头入局的那一波创业者,几乎都铩羽而归。币价暴跌之后,大家才发现这个行业什么都没有,产品没有、用户没有、商业模式没有、基础设施很不完善……


  李总,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,今天的区块链还是个乌托邦。不管你的初心若何,它都不会因你而改变。


  你在接受采访时说,你投资了CRYSTO公链,你创办的书友会要积极上链,“说服传统企业行使区块链的技术和思想太难了,我先带头”。


  勇气可嘉。过去一年,我见到过不少像你一样信仰区块链的创业者,但他们几乎都没有成功。为什么?因为目前的区块链畛域,劣币会驱逐良币,坏人占了主流,好人难以生计。


  整个游戏是若何运作的呢?


  先说项目。区块链畛域的大片面项目,如果放到传统的股权投资市场,是拿不到任何投资、注定会腐朽的。但是靠着ICO,这些项目发个白皮书,拉几个名人站台,在微信群里炒一炒,就会很轻易地拿到几百万、几千万,乃至几亿、几十亿。有人因此夸ICO是平权金融,但这些人在项目方圈钱跑路、投资者集体维权时全都闭了嘴。


  再说投资机构。牛市的时候,一个项目从启动到登陆交易所,可能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,这意味着,投资机构的退出周期非常之短。在传统股权投资畛域,退出周期超过5年是非常正常的事,每年赚取10%、20%的回报就非常不错了。但在区块链行业,动辄2个月、3个月的退出周期,动辄10倍、100倍的回报率,让不少人都为之心动。


  因此,才会出现辣么多Token Fund。他们在私募阶段以较低的价格向项目买币,比及项目登陆交易所之后第一时间抛售,犹如一群嗜血的狼。什么锁定期,都是“君子之约”。


  再说韭菜。散户被戏称为韭菜。项目圈投资机构的钱,投资机构圈散户的钱,韭菜希望有别的韭菜接盘。投资人还会看看白皮书、团队,再来决定要不要投资一个项目,韭菜则是完全跟风。他们搭上了所谓“社群经济”的船,在微信群里天天听人讲区块链,偶尔跑出几个其他韭菜(有可能是托)自称买了某个项目赚了几十倍、几百倍,韭菜们终于眼红了,捋臂张拳了。


  但韭菜毕竟不是合格的投资者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承担不起其中风险。他们带着发财的美梦而来,但很快会发现自己亏了很多;这时,大片面人的心态变成了捞素心态,加大注码、希望一击制胜;最终愈陷愈深,直至血本无归,只能相约维权。


  当然,另有很多“帮凶”。比如说交易所,94之后,明知违规、照行不误,乃至有交易所推出了10倍、20倍杠杆的期货产品,肆意宰杀没有辨别能力的韭菜们;比如说自媒体,拿着项目的佣金到处帮忙宣传、吸引韭菜,乃至帮项目拉韭菜群、做代投赚差价;比如说量化基金,通过各种手法拉涨拉跌,在没有规则的世界里大行其道;比如说帮人写白皮书的、做社群服务的、做技术方案的……奇怪的是,每一个骗局的参与者都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
  这即是目前区块链行业的运行逻辑。李总,你来了,你觉得你能逃出三界以外吗?


  我们不妨推演一下。你的招牌十分亮眼,投资机构来了,韭菜也来了,不管是投资你作为股东的CRYSTO,还是你的书友会,他们主要看重的是你的能力和影响力。这些人心底里的算盘是什么,想必你也知道,无非即是期待你的项目能尽快上交易所,然后他们把手里的代币高价抛售,赚一笔走人。


  我查看了CRYSTO的白皮书,里面写着计划在2019年第二季度上交易所。假设如愿杀青,投资机构会很快退出,去寻找下一个猎物;韭菜就不会辣么幸运了,总得有人接盘,总得有人亏钱。一旦亏钱,他们就会声讨李国庆,找李国庆维权,基础不会管你到底是不是CRYSTO的大股东。


  你可能会对照乐观地认为,你的书友会没有韭菜,只有真正的用户。这条路有多难多长,问问得到和喜马拉雅吧。我曾研究过不少内容区块链项目,他们原本想用区块链的激励机制来引发用户的参与志愿,到最后发现基础没有用户,只有羊毛党。


  当然,我还是希望你的书友会能有真正的用户。但你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你为CRYSTO和书友会站台,一定会有人慕名而来,未来不管什么环节出了问题,都会有人骂你“骗子”。最后还要提醒一点,国内ICO是违法的,很多项目会打擦边球,但众目睽睽,总有败露之时。


  你真的想好了吗?


  很显然你不太打听杨宁的经历。有人问你,有没有看过《区块链走了一个杨宁,又来了一个李国庆》这篇文章,你是怎么回答的呢?


  你说:“过去,无论区块链的投资人,还是区块链的创业者心态都是不对的。”你做好了打三五年、乃至是八年持久战的筹办(不知道投资人、韭菜、员工有没有耐心陪你玩这么久)。你说杨宁“昏了头”,我们都以为你要批评他守不住底线,结果你却是这么讲的——“杨宁互联网时代的过山车都已坐过,他怎么会这样评论区块链?”


  杨宁是怎么评价区块链的呢?他说币圈链圈骗子横行,自己不愿意与之为伍,所以跑了。当然,他是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

  杨宁英明一世、糊涂一时,互联网时代积累的名声,在区块链毁之一旦。当然,他并不孤单。还记得另一位大佬今年年头在微信群的呼吁吗?他说:“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,这是一场顺之者昌、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。它对传统的颠覆,将会比互联网、挪动互联网来得加倍迅猛、彻底。”


  我不相信这位大佬的初心也是割韭菜,但他的言论会被割韭菜的人行使,他所经营的人设也因为沾上区块链受到沉重袭击。


  除了他们,另有玉红和王峰。2018年年头风光一时的他们,后来各有各的苦衷,玉红自己发了币,被骂割韭菜,王峰虽然没有亲自下场,但他投资或站台的项目,出问题的也不少。


  其他“大佬”也因为区块链颜面尽失。蔡文胜与美链关系暧昧,后者被质疑狂割韭菜;李笑来站台了几十个项目,录音门一席“真话”道出实情;号称曾在微软参与过Windows系统开发、回国后潜心研究操作系统17年的陈榕,搞的亦来云项目深陷维权风波……


  后来,该边控的都边控了,该消停的也消停了。众人心照不宣、一片寂静之时,你李国庆来了。


  过去一年,我一直在关注和研究区块链,我们所做的新媒体“区块链真相”建立初衷便是寻找关于区块链行业的真相,并传播真正的区块链技术、应用和理念。后来发现,这个畛域充满骗局,真正的区块链技术还很渺远,基础设施还很薄弱。我们所期待的区块链规模应用,至少还需要五年。这也是我向你做提醒的一个重要经验依据。


空包网 https://www.581058.com

上一篇:空包单号有物流信息浅析:巴菲特:比特币就是一种“妄想” 不创造任何价值

下一篇:速包客空包网:QuestMobile春节大报告:用户增速快手第一百度第二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
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20-66688888